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教育新闻

都考了4年了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图)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0  

  已经是第五年报名高考了,填表、交材料、现场拍照……这些手续,对于23岁的高考生付强来说,轻车熟路。当有些懵懂考生拿着报名表边看边问边填写时,他已经由叔叔背着离开了报名现场。这是2014年我省高考报名第一天,七里河区报名点的现场一幕。

  “!”在龚家湾的家里,付强说起这些年的高考,有些懊恼,觉得自己运气有些背。

  他准确地记得每一年的高考成绩:2010年325分,2011年296分,2012年374分,2013年341分。这些成绩除了2011年外,每年基本上都能够上我省的专科线,他也曾先后被录取了两次,但是每一次他都坚定地选择了放弃。因为,录取的学校不是他的志愿学校—甘肃省建筑职业技术学院。这所学校离他家距离只有一公里左右,从他现在所住的兰驼厂家属院出门左拐上晏家坪,电动车只有三四分钟行程。

  与理想学校成绩最近的一次是2012年。付强缓缓抬起手,艰难地从书桌上立着的文件夹里取出2012年的高考成绩单,成绩与甘肃省建筑职业技术学院的分数只有一分之差。这个成绩单一直放在桌子上,鼓励着自己复习的决心。

  “我这样的身体,没法选择离家太远的学校,只有这所学校适合我,也有适合我身体的理想专业—建筑设计。”付强道出了5年不断复读冲刺高考的原因。他身患重症肌无力,双脚无法行走,选择这所学校是对自身情况深思熟虑以后的决定。

  付强是5岁那一年查出身患这种疾病的,随后就四处求医。但这一切都没有阻止病情的发展。四年级,原来会走能上楼的童年结束,他不能走路了,得借助拐杖了。初中病情发展到了需要家人背着上下学。从5岁至15岁,每天三顿的一大碗草药,他把胃喝成了胃出血,也让身体肿胖起来。18岁终于度过了病情将不再发展的危险期。现在手臂能略抬,手还能握笔写字“已经是个奇迹了”。

  病情没有击倒他,生活又开始轮番打击他,高一的时候,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最爱他的爷爷患癌症去世了;高二,父亲又因尿毒症离世。两个最亲可以依靠的亲人离开让他一度消沉,学习成绩直线岁有关节炎的奶奶照料。

  付强说如果考上这所学校,离家近,他可以开着自己的小电动车去上学,还有常常背着他出行的一位好心叔叔就住在附近,这些都是他填报志愿时考虑进去的因素。

  其实,考出那样的成绩已经是付强尽最大的努力了。每年全市全省诊断考试成绩他考得还可以,但正式高考时,成绩就不如意了。付强总结了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双手无力,字写得歪歪扭扭,写字速度也比别的同学们慢一些。带过他的老师们都知道他的病情,对他的试卷评阅格外仔细。而高考,看不到姓名,不知道考生底细,一根标尺到底,付强那样扭曲的字迹自然不会得到如此特殊待遇。

  写字速度慢、考试时间不够是他总结的第二个原因。语文、数学、外语三科,他的时间勉强刚够,但文科综合科目时间就远远不够了。综合科目里刚好有他学得比较好的历史与地理。2013年新高考,文综试题大量思考、大量书写的主观题增加。160分的主观题他只能拿到四五十分。而要在答题卡上作答的140分客观题,他能考120分左右。

  几年的复读让付强领略了各种温暖,复读学校里老师和同学们的照料,减免学费的优惠,高考的时候有爱心车上门接送等。他也遭受过冰冷,怕出事,有些学校怎么都不愿接受他复读,即使他说可以签出事与学校无关的安全免责书,也没有用。

  这一切让他都心灰意冷过,不过,又坚持下来了,理由是“身体这样了,精神不能垮,以后还要照顾奶奶。”“都说上大学没用,毕业了找不到工作,我觉得上大学就是一个学习过程,学会一种方法,以后学别的就容易了。”

  说这些话之际,付强的眼睛又习惯地看了书桌对面的一扇小门。那是他的专属电梯,辞世的爷爷在2007年那年,专门建造的外挂电梯。他说为了爷爷奶奶,他都得坚持下来。当年已经背不动他的爷爷为了让付强上下楼方便一些,利用阳台一角建造了独一无二的私家电梯。

  记者打开小门,一部简易电梯现身。墙体上是一对滑轨,与地面平行的是一平米左右的木板,顶部是一个架子,上面有吊钩挂住。付强奶奶从旁边取出带线的遥控线,一按开关,电梯缓缓下行。为了配合电梯使用,爷爷还把一个小板凳上安了4个轮子。平常付强就坐着板凳被推到电梯里,由二楼下降到一楼阳台,再由一扇门到了外面。一楼是个幼儿园,学校非常通情达理,把阳台也让出一平米给付强家里,让这个不能行走的大男孩能自由出入。

  仿佛能预知自己的离去,2008年7月至9月,爷爷在去世之前的这两个月,保养了电梯,并且将所有相关的零部件,包括电缆在内都备份了许多。以后,维修就不怕配不上任何零件了。

  最近一次启用这个电梯就是高考报名那天了,此后付强一直宅在家里,之前常去的西站那所补习学校搬走了,新的补习学校还在寻找当中。寻找当然是在网络上,那是双腿禁锢不住的地方。

  付强说,他喜欢出门,开着那部三轮电动车四处“行走”,这个城市的很多地方他都去过。唯有离家门不远处的“甘肃省建职业技术学院”没有进去过,他希望有一天自己是考进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