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热透新闻

相声演员陈印泉、侯振鹏 从兴趣到热爱相声事业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1  

  陈印泉、侯振鹏二人是嘻哈包袱铺的人气演员,也是相声界近年迅速成长的年轻演员。这对儿“80后”北京小伙组成的相声搭档,演出足迹遍布海内外。他俩曾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戏曲联欢晚会、中央电视台网络春节联欢晚会的录制,还多次跟随北京市文联下基层演出。曾获第六届CCTV相声大赛专业组全国十强;首届电视相声大赛优秀节目奖等。陈印泉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师从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宋德全先生,舞台上擅长模仿、刻画人物。侯振鹏师从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王谦祥先生,台风稳健,擅长冷面幽默。这对儿搭档个性突出,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相声对他们来说,从最初的兴趣爱好,发展成为职业梦想。

  盖畅:作为“80后”相声演员,年纪轻轻就有一大批粉丝,非常了不起。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对相声感兴趣,又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走上了职业化的道路呢?

  陈印泉:我们小时候都没有专业学习过相声,那时候教相声的培训班太少了,我们“80后”都是学奥数、学音乐、学画画,就是没有人学相声。但是我特别喜欢相声,天天听着广播学,也给小朋友们表演过。在西北大学上学期间,因为喜欢相声就经常上网在论坛里、贴吧里跟别人聊相声,通过网络也想找相声搭档,就认识了一些票友,算是加入了票友大联盟,我和侯振鹏就这样认识了。我们在庙会演过、茶馆演过、酒吧演过,直到2008年听说有了嘻哈包袱铺,我们终于感觉找到地儿了。这里都是年轻人,剧场也特别火,我们演了几场效果还不错,就留在这儿了。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一个月就赚400块钱,但是心里特高兴。

  侯振鹏:虽然我们家里都没有专门从事文艺工作的人,但我父亲特别喜欢听相声,还用录像机录下来。小时候,父母上班,我就自己在家看录像带,反反复复地看,越看越喜欢,也特别崇拜相声演员。小剧场相声繁荣之后,家住天桥附近的我就常常去听相声,还喜欢跟演员们交流,借演员的衣服照相,感觉特别美。后来认识了一个相声票友,票友就带着我们开始说相声,连演带玩,特别兴奋。2008年来到嘻哈包袱铺,这里是观众说了算,观众喜欢谁,谁的演出效果好,谁就能留下来。这里还有很多外地演员,河北的、安徽的,都是“80后”的兄弟,我们就这样聚集在这里,真正地走上了舞台。

  盖畅:作为“80后”相声演员,你们原创作品很多,在相声传承与发展的过程中有哪些形式与内容上的创新?

  陈印泉:新演员、新作品、新形式、新内容、新视角,才能打动观众、赢得市场。紧扣时代脉搏,紧贴老百姓生活,我们的创作来源于生活。传承下来的好作品也是当年最有生活、最跟人民群众分不开的。像我们创作的《坐地铁》 《如此幸福》《谁比谁行》都是有生活的,都是一个个鲜活的人物的体现。比如对社会的负面现象咱们就该讽刺、该批判,这样才会让观众看了也坚决地抵制,慢慢培养出社会良好的风气,将正能量传递出去。

  侯振鹏:我们在生活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晚上就在舞台上表演出来,看看观众的反应。这样,每天发现生活的点滴,每天在创作中突破,在实践中慢慢形成了我们的原创作品。

  盖畅:相声艺术经历了从辉煌到疲软,再到近期的小剧场相声重新繁荣的局面,请你们谈谈小剧场相声是如何与市场对接,如何吸引更多的观众的?

  陈印泉:曲艺作品是宣传的利器,相声是文艺轻骑兵。不过随着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人们接触的娱乐形式也越来越多。一段时间里,相声陷入困境,好作品少,观众也不买账。

  侯振鹏:现在的小剧场相声,不是近几年才有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七八十年代一直都存在小剧场相声。只是后来出现了电视,小剧场相声就退出了舞台。

  陈印泉:近年来小剧场相声异军突起,把观众积蓄了很久的对相声的渴望重新点燃,给相声艺术带来新的活力。我们的动力来自每天有这么多人来听相声,这就是有市场了,有观众了。同时,也有人写相声了,说相声了,也有人为相声服务了。目前,相声已经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一方面要继承传统,另外一方面更要创新发展。

  侯振鹏:相声既要跟市场紧密结合,又不能丢了相声的本质。目前相声也存在着一味迎合市场的现象,变成逗乐的工具。观众在电视上看相声,如果一分钟还不觉得可笑就不看了,导致演员要在最快的时间里把观众逗乐,违反了相声的规律。另外,社会上一些人对相声有一些误解,认为相声就是简单地取悦观众,逗人笑。比如电影《私人订制》里面有句台词,要找俗的作品,就去找说相声的。其实这是对相声的错误理解。相声虽然逗乐,但是反映的问题是严肃的,所以不能一味地迎合市场,还要培养观众正确的审美观。

  陈印泉:相声不是单纯为了逗乐观众而存在的,相反也不能纯说教。相声是语言的艺术,是最直接的宣传方式,通过相声寓教于乐,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相声演员不是想演什么就演什么,传递社会正义、正能量是相声演员的社会责任。相声需要产业化发展,最重要的还是要有监督机构来规范相声市场,力争打造资源有机整合的全新的相声产业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