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热透新闻

《快乐到家》:看二、三线城市撑起一朵奇葩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6  

  1月15日,《快乐到家》上映。该片的档期对手,是提前一周上映的《一代宗师》。上映首周,这部由知名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主持团队和一只萌犬领衔主演的贺岁喜剧,获得了8200万票房(数据统计截至1月21日晚)。1月16日起,该片连续6天力压《一代宗师》,夺得单日内地票房和上座率冠军。

  而在Mtime时光网、豆瓣等专业电影评分网站上,《快乐到家》分别获得了2.1和2.7的超低分。高票房、低口碑,《快乐到家》由此成为今年内地贺岁票房的一朵奇葩。

  在豆瓣网的电影首页上,《快乐到家》排在“正在热映”一栏的第二位,鼠标划过海报,跳出的评语是“今年头号神作,没有之一!”

  这是豆瓣网一以贯之的调侃精神。当日热映第一名的《007:大破天幕杀机》的评语则为“前半段是城市观光片,后半段是后妈保卫战”;票房超过7亿的《十二生肖》也未能幸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成龙第101部电影”;唯一正面的一句评语给了《泰》:“笑出腹肌才是正经事。”

  除去《快乐到家》,以上所列电影的豆瓣评分都在7.0-8.0分之内。所有正在上映的影片中,第84届奥斯卡金像奖得主《艺术家》获评最高,为8.4分。

  “试试看,最低能打多少分?”豆瓣网上为《快乐到家》打分者近3万人,其中7成将其评为最低的一星影片。热门短评是“我女朋友居然从头笑到尾的看完了,你说我是不是要跟她散”头条影评标题则是《无下限,无智商,无剧情,无节操的人拍了一部这种无下限,无智商,无剧情,无节操的片子》。

  “第一次评分,怎么评0.1?”“原来线分!”“为低分努力!”这是Mtime时光网上《快乐到家》主页上的微影评。

  《快乐到家》由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广东百合蓝色火焰文化传媒股份与北京乾坤星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三家共同出品。乾坤星光总裁苏志鸿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了三家出品方担任的不同角色:“我们是承制方,蓝色火焰负责广告营运,湖南卫视提供快乐家族品牌和宣传平台。”三家各有资金、资源投入,但苏志鸿拒绝透露具体的投资比例。

  “我们并不是一个低成本电影,投资和《泰》持平”,苏志鸿说,“票房过亿我们才能够回本。”而《快乐到家》导演傅华阳的票房预期是1.15亿。有院线经理估计,最终票房有望达到1.5亿,因为“《快乐到家》是国内比较少见的合家欢电影,适合长线排期” 。

  傅华阳说:“坦白讲,我完全预计到了现在的票房状况。因为我们电影的卖相、看点、类型决定了它有这样的机会。投资平本线也是按照这个成绩去做的。”

  换句话说,《快乐到家》的票房成绩只达到了投资方案的最低要求,及格而已,算不上大卖。但和大多数入不敷出的电影投资相比,业内依旧将“黑马”一名冠给了《快乐到家》。

  1997年7月,《快乐大本营》诞生在刚刚上星不久的湖南卫视,并成为该频道一直坚持至今的品牌综艺节目,其15年间积累的海量观众被认为是此次《快乐到家》票房高企的重要原因。

  “快本的观众都是15岁至25岁,但15年前的25岁今天已经是40岁了”,苏志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一些观众已不是每周等在电视机前看节目了,但他知道这个栏目和主持人,这就是我们电影的目标观众。”

  据央视索福瑞公司的调查,《快乐大本营》的观众辐射各个年龄层,24岁以下观众比例为36%,45岁以上观众比例也超过28%。

  “我们不是拍拍文艺片,而是针对《快乐大本营》的观众专门研发故事。有人说这个故事太简单、太傻,如果你这样觉得,等于这个故事不适合你,你可以不去看。” 苏志鸿说。与其他曾饱受争议的影片片方相比,《快乐到家》主创们的反击更加直接。导演傅华阳说:“专家、文青、具有丰富好莱坞电影视觉经验的朋友们,具有丰富文艺电影评价能力的朋友们,他们来评价我就好比对牛谈琴。我是一头牛,你谈错对象了。”主演何炅说:“对比网上的(差)口碑,我们更相信走进电影院看过的人对电影的评价。今天还有人跟我们说要看第二次。”

  显然,尽管豆瓣和Mtime时光网上的评分让片方恼火,但票房和观众口碑仍旧给了《快乐到家》以信心。“我能看到观众的回馈,他们很欢乐。一帮同学去看,很欢乐。妈妈带孩子去看,妈妈可能觉得一”苏志鸿顿了顿,“般”字没有出口,但她接着说“我儿子很欢乐”。

  根据苏志鸿得到的数据,东北、湖南、重庆这些“平常就很能接受欢乐题材”的区域是目前为止《快乐到家》的最大票仓。“我们早上时段的上座率比其他电影都高,这也代表了我们观众群的分布。”

  正是二、三线城市保住了《快乐到家》。“在这些地方,我们的上座率远远超前”,苏志鸿说:“从数据上看,二、三线城市为《快乐到家》贡献的票房,和一线城市持平。”而根据网友晒出的票房,《快乐到家》在二、三线元。

  傅华阳: 《快乐大本营》15周年要做一个庆典电影,这件事是业内招标的行为,我去竞标,因为这个故事而中标。当时一共有不超过三家团队参与竞标,但具体的对手我没有见到。

  傅华阳:经历了几个过程。当时我设计“狗电影”的时候,有人讽刺我说,你是在写3D 电影吧?你给狗写了那么多表情、情绪、互动,那要多少投资?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之旅》的老虎都是三维动画,拍了好几年!如果实拍,狗达不到你的要求。我跟投资人说,你们先不要掐我的脖子,让我先按照创意来。

  傅华阳:比《人在途之泰》低。制作成本比它低,宣发成本比它低。虽然制作成本蛮低,但制片成本却蛮高。我们的投资主要花在拍摄上,演员这块的费用肯定没有《泰》高。 如果行家来看,一定知道《快乐到家》是一个有相当成本的片子,制作量很大。因为狗太难拍,镜头运动又多,机位又多,还要配合特技,所以所有镜头需要事先画出来,设定好,为了保证同期声,只能搭景。除了狗回家那段在自由市场的戏是管理型拍摄,其他无论是黑市、河边市场和监狱的景,都是全新搭建的,否则无法同期录音。你也看得出来,所有人物都是群众演员,不是偷拍的。

  傅华阳:我们的特技做得非常好,批评的人太不专业,或者说太自以为是了吧。有特技的地方他们反而看不出来。有人批评我说狗滚楼梯那段太残忍,那其实是特技,我们怎么能让狗真的滚楼梯呢?

  时代周报:有些狗是在绿幕前拍摄然后叠上去的,在影院观看的时候,它们处于暗部,这种处理是不是对特效不够自信?

  傅华阳:狗追人包括何炯呼唤狗,都是现场实拍。有一些狗是在幕前拍了之后加上去的。你看到的在暗部的问题,应该是影院放映机器的问题。 说实话,再怎么比,我们也是一个小成本电影,在特技上苛责我们是没有价值的,讨论也没有意义。观众看起来没有问题是最重要的。只有200万美元的制片费,你跟我谈特技,简直荒唐。我能够做到让观众满意才最重要,至于让专家满不满意,这个我真不Care。

  傅华阳:有有有有,特别多的遗憾遗憾都因为低成本带来的。首先剧本有很多遗憾,每个项目应该有个合理周期,《快乐到家》从竞标成功到上映只有八个月,在这之间是Zero。这个时长对一个正常的好电影是不合理的。我希望我的投资人应该给我更多的时间和高手去磨合更好的对话,更严密的故事,更好的剧本。我也希望演员给我更充足的时间和档期。

  说白了,这是一个非职业演员演的电影。如果用审视职业演员的眼光去打量他们的表现,我觉得不对。除了客串的杜汶泽是职业出身,所有主演班底都是非职业演员,加上谁都不想拍的狗,在这么低的成本和有限的时间里做成了这个事情,我对自己已经非常满意。

  时代周报:《快乐到家》上映后,在院线排场份额方面一直压着《一代宗师》,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傅华阳:我其实挺难过的,我是王家卫老师的忠实粉丝。我们都是学文艺电影出身,看着文艺电影长大,并且心中拥有无数的文艺梦想。我做娱乐电影是因为我要求生存,求发展。我也可以像愤青和文青一样去评头论足,但我学的是电影,要靠电影吃饭,必须这样走,所以我选择了娱乐电影的方向。

  事实上,在中国电影市场上求生存,娱乐化很重要,《一代宗师》不也是用了很多大明星吗?文艺电影娱乐化,娱乐电影求生存是我们共同奋斗的目标。中国电影市场上,文艺片和娱乐片扎堆去PK,这是个很可悲的事情。

  傅华阳:现在造成我们和文艺青年互掐,《快乐大本营》的观众和文艺青年互掐。文艺青年在豆瓣和时光网上使劲给这部片子打低分,《快乐大本营》的观众就不Care,使劲买票去看。这种现象,我觉得是一个极不正常的中国电影市场才会有的现象。理论上应该是车有车路、马有马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开一个饺子馆,你非说面条不好吃。我开个猪肉馆,你非说羊肉不好吃。这会造成价值观矛盾,审美观矛盾。

  傅华阳:有记者问我为什么会“低口碑、高票房”?我反问他,你这个口和碑是谁的口和谁的碑?大部分记者用豆瓣、时光网上的分数来问我,其实想要知道真正的口碑,应该在电影院里面问看完电影的观众。他们有了口碑,我才有票房。要我说,从来没有“低口碑、高票房”的事,永远不会,现在过去将来都不会有。票房一定和口碑成正比,关键是谁的口碑?就这么简单。一个饭店,大家都说不好吃,卖得却很好,那就奇怪了。

  傅华阳:中国电影不做类型片,不做市场细分,一味贪大求洋,是干不过好莱坞的。 《快乐到家》是一个典型的类型细分的探索。我上来就定位,它在贺岁档,必是温馨喜剧。主角是《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他们的粉丝和观众年龄跨度很大,所以也不能拍一个低幼的、夜场排不了的片子,这样决定了目标观众群是合家欢的观众。我做的是一个“寓教于乐”的娱乐电影,换句话讲,我确实做的是“爆米花电影” 。

  傅华阳:专家、文青、具有丰富好莱坞电影视觉经验的朋友们,具有丰富文艺电影评价能力的朋友们,他们来评价我就好比对牛谈琴。我是一头牛,你谈错对象了。你要是一个电影产业的从业者,你不会这样说。因为要生存,要发展。现在所有的行家、投资伙伴、制作人、演员都在祝贺我,向我取经。他们叫我“小暴发户”。其实我拍过很多类型片,也拍过文艺片,参过赛拿过奖。这次的“爆发”,都是血淋淋的经验换来的。

  拿我的东西和王家卫的东西比,非常不人道。但从档期角度来说,大家都是竞争对手,我不是什么大腕,也不怕输,我只是认真地做一部投资商让我做的电影,尽量不要输,如果有机会,把它做成有延续性品牌的商业产品,仅此而已。

  傅华阳:我已经确定了方向。说白了,就是生存。以观众为导向,以市场为基础,同时以自我感动为基本情怀,最好拥有一点社会责任感。不要尽搞男盗女娼的事情,诲淫诲盗的东西。将一群忠实观众做透,形成再次消费,这才是电影工业的生存之道。我会为这个方向努力。